谜一样

这半年,我不知该看往何处。曾经有过比现在更迷惘的时刻,却不曾像现在这般每天都焦虑不安,假期里,整天整天的感到手足无措。这个世界对我来说,又变得,像谜一样。

这他妈就是矫情!

这是我所担心的,也正因为如此,我几乎从未和任何人谈论过我的真实想法,我怕被别人这样认为。这些想法琐碎而又毫无意义,我努力的控制着它们,以保证在和其他人对话时不会冒失出现,在这种反复纠缠中我变得更为躁郁不安。我甚至知道这一切的来由,但始终没办法将其剔除,我试了又试。

在这里我似乎有了自由的理由,可以尽情抒发内心的挣扎,换得片刻安宁。然而,我依然不敢大写特写,因为我深知与人类浩瀚的历史上那些震撼人心的困难相比,我的则渺小到尘埃里,我那幼稚的自卑感也充分体现在我所面对困难的尺度上,我没有勇气将其写出,哪怕是在不起眼的角落。

我对未知世界的渴求远远超出了我目前的探索能力,我曾想自底而上系统的了解我所在意的领域,由点及面,如同雨滴击打水面时荡起的四下而去的波纹,波纹所及便是我所了解的知识,假以时日,我便可以吞下整个海洋。然而,我的狂妄准确的印证了我一贯的无知,对于我自己来讲,这完全是一种吃力不讨好的行为,即使这样做到老也不过是这个领域的百科全书,可是,光看百科全书你连麦子都种不出来。何况,根本就做不到。

被一个困难击倒后,我便会想出另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并为这个绝妙的设想而感到振奋,辗转反侧,不眠不休,尽管事实上它华丽而空洞。用不了多久,我便又缴械投降了。就这样反反复复,无休无止。在这种反复自我创伤的过程中,我疲惫不堪,我甚至隐隐感到,是我,一直在不怀好意的为难自己。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我静静地坐在那里,思考着这些问题,窥探着时间穿过胸膛时所留下的第四维的剪影,忽然发现,一个如此连续的我和多年前相比显得如此分裂,要不是这副躯体,我何曾是我!

时间在老去,不曾停歇,我如同一个接近三十岁的女人整天为年龄所忧虑着,怕岁月撕毁容颜,却做不出一个像样的打算,这便是问题所在。我不想成为某一类人,但同样我也害怕无法成为另一类人,否则我就迷失了自己,像陈列在博物馆里的展船,这不是一个好的归宿。

在这个超级复杂的系统里我活的小心翼翼,谨慎地看待发生的一切,试图分辨着什么,但却依然感到活的不明就里。可是,那些所谓的为了崇高理想而活说到底又怎么能不算另一种不明就里呢?

如此而已。

「读知乎」修复版

自从我把系统升级到MIUI 6(擦,暴露了)后「读知乎」就不能用了,每次进去之后都像一坨小鸡那样卡死在那里。原来的项目因为版权问题已经停止更新了,因此,我擅作主张修复了一些让我不愉快的bug,并增加了图片放大功能。下面的apk是没有签名的,所以要安装得先删掉之前的官方版本。点击下面图标下载。

牵手

Tips:w(上)s(下)a(左)d(右)q(左上)e(右上)z(左下)c(右下)


一、
我曾经在《追忆罗大佑~~的歌》这篇文章末提到了一首歌,名为《歌》。那时并不太了解其创作的背景,在后来的日子里,每次听到这首歌,我都能体会到一种无法抑制喷薄而出的情感。这种无法割舍的情感让我对这首歌背后的创作状态产生了兴趣,当然我没有能力用专业知识来逐字剖析,下面我试着从一种我认为合适的角度来重新发掘和感受这首歌。

《歌》是罗大佑真正创作并公开发表的第一首歌,为电影《闪亮的日子》创作的五首歌中的一首,虽然其词是从徐志摩译的诗改编过来的,但词曲契合的是如此完美,浑然天成的罗氏风格让许多人相信这就是罗大佑写的。像许多好文章是“妙手而得之”一样,《歌》的诞生也充满着机巧和姻缘,这也为其增加了一种神秘的特质。下面一段是罗大佑谈论创作《歌》背后的故事:

《歌》的旋律是最早写的。1974年,我大学二年级,刚从学校宿舍搬出来住,在学校旁边外面租了一个小房子住。写了旋律以後我完全不知道怎麽填上词,所以歌词就一直空白下来。我现在还记得原来的歌词,但它太滥也不好意思讲。一直到76年有一个电影叫《闪亮的日子》,突然之间就出现了一个剧本,裏面有一首徐志摩的诗。我一直在想怎麽把它配上去,想了大概两个月,其他的歌都已经完成了,就剩下那首歌还没写好。有一天我到楼上去,那时我住在5楼,楼上还没有卖出去。我喜欢楼梯那种空空的回音,突然之间我又想到那首歌,这个词谱上那曲正好。这首歌是我的第一首面世的歌,虽然只有旋律而已。

二、
这首歌的歌词原作者是英国著名女诗人克里斯蒂娜·罗塞蒂,她在1862年创作了这首诗《When I am dead ,my dearest》,并且为它谱上了曲,成了一首歌。这首英文歌在西方国家是比较流行的,大多时候出现在悼词中,据说李小龙就特别钟情此首歌。当然英文版和罗大佑的中文版是完全不一样的调子,无法决然的判断哪首歌更好,因为它们各有其特点,在相同的情感基础上绽放出不同的丰腴和韵美。下面先来听听这首英文歌曲: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When I am dead, my dearest,
Sing no sad songs for me;
Plant thou no roses at my head,
Nor shady cypress tree:
Be the green grass above me
With showers and dewdrops wet;
And if thou wilt, remember,
And if thou wilt, forget.

I shall not see the shadows,
I shall not feel the rain;
I shall not hear the nightingale
Sing on, as if in pain:
And dreaming through the twilight
That doth not rise nor set,
Haply I may remember,
And haply may forget.

我在网上看到不少中文翻译,但与徐志摩传神出色的文字想比,其他人的只能算作是不成功的尝试,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先入为主所导致的偏见。下面我找到了徐译的版本以及网上其他的版本,放在一起对比:

徐志摩译 其他版本
当我死去的时候 亲爱
你别为我唱悲伤的歌
我坟上不必安插蔷薇
也无需浓荫的柏树
让盖着我的青青的草
淋着雨也沾着露珠
假如你愿意 请记着我
要是你甘心 忘了我

我再见不到地面的青荫
觉不到雨露的甜蜜
我再听不到夜莺的歌喉
在黑夜里倾吐悲啼
在悠久的昏暮中迷惘
阳光不升起也不消翳
我也许也许我还记得你
我也许把你忘记

当我离开人间 最亲爱的 
别为我哀歌悲切
我的墓前不要栽玫瑰
也不要柏树茂密
愿绿茵覆盖我的身躯
沾着湿润的灵珠雨水
假如你愿意 就把我怀念
假如你愿意 就把我忘却

我不会重见那荫影
不会感觉雨天来临
我不会听见夜莺
一声声仿佛哀鸣
我置身梦境 在朦胧的黎明
它从不升起 也永不沉沦
也许我会怀念
也许我会忘却

不出意外,这一对比便高下立判,徐志摩显然在措辞组句方面更胜一筹,用词错落有致,看似通俗,通俗中蕴含着典雅;看似草率,草率中却深藏着细致柔情。右边那个版本却显得有些生硬,唯唯诺诺,生怕越出了某个界限,这也是一些人评判译作好坏的一个标准,所以当年罗大佑要是看到的不是徐的版本,估计这首歌将会永远的深埋在历史的烟云中。

这里我还想指出一些问题,在第一部分第三行,原诗中写着「Plant thou no roses at my head」,那这里的roses到底是蔷薇还是玫瑰呢?英文中rose就是有这两种含义,虽然这两种花都属于蔷薇科,这里应该特指其中一种。我从来没听过在墓上插蔷薇这种说法,当然这也有可能因为我目光浅短,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在坟墓上放置玫瑰。不过安徒生写过一篇文章「荷马墓上的一朵玫瑰」,字面上似乎牵引着我去接受玫瑰的说法,但如果真将徐诗中的蔷薇改为玫瑰的话,真唱起来又会显得如此的不和谐。

在第二部分第五行,原诗中写着「And dreaming through the twilight」,twilight字典上原意就是黄昏、暮年、晚期。右边那个版本翻译为「我置身梦境,在朦胧的黎明」,这个明显是错的。徐志摩将其译为「昏暮」,这个本来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有些人在传的过程中经常将「昏暮」置换成「坟墓」,有点过分了。

三、
这首诗从字面上看是很容易理解的,一点也不晦涩。全诗分为两小节,都是从「我」这个角度来叙述的。第一小节主要劝说依然活着的爱人不要过度悲伤,也不要做一些冠冕堂皇的事,这个我也不需要,想起我时能憋几滴眼泪就够了。另外,未来的生活你要怎样便怎样,爱我到永远这种唠叨的话如果愿意可以刻在骨中,扔在风中也无妨,话说我都死了,还爱个鬼啊。所以,我不干涉你的自由,再娶个三房四妾也千万不要心存愧意。

第二节话题转移到「我」,前五句在描写阴森的地下生活环境,最后两行则表达出一种态度。「我也许也许我还记得你,我也许把你忘记」,这里话锋一转,让我流下一阵冷汗,「我」都死了如何还能产生这种无所谓的情感。于是我重新审视了此首诗,发现作者假定的是死亡并不是彻底的消失,而是去了另一个陌生的世界,只不过与之前的世界没有任何联系。既然是天人永隔,那么我们都应该服从这样的安排,一方面你不需要永远记着我,另一方面我也不可能永远记着你,你我生活还要继续,没必要为了某种道德戒律而死磕着。

四、
前面提到这首歌是为了给琼瑶电影《闪亮的日子》配乐而创作的。为了更好地理解其中的深意,我把这部电影也捞出来看了一遍。电影效果很差,如刮花了的盗版碟片,故事也非常的通俗,也是我比较厌恶的一种。为了参加秋季热门音乐出国演唱选拔赛,方志伟(刘文正饰)想组一个合唱团,最终他盯上了富家千金孙小梅(张艾嘉饰),在被拒绝无数次后的一个晚会上,孙小梅一人独唱的时候,方志伟的声音死皮赖脸的插了进来,歌唱完,孙小梅就不管不顾的爱上了他,跟他跑了。说实话,这点过渡如此生硬,我对此恼怒之极。后来比赛他们拿了大奖,结果方志伟却检查出肠癌,不久便去世了,孙小梅在方志伟的墓前唱了这首歌,到此,电影也就结束了。

《歌》——张艾嘉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抛开烂俗的剧情不谈,我认为这首歌在这里配合的是恰到好处的,不仅因为有活人、有死人、有坟墓等硬件要求,关键在于孙小梅作为富家千金肯定不会为了方志伟而颓废整个青春,不久便会将他锁进千百个记忆储物柜里一个比较大的,然后再次开启新的生活。在电影的最后,不知是悲伤过度,还是早已参破人生,孙小梅的表情是很平淡的,符合整首诗所营造的那种气氛,生活本身该有多平淡,此时就应有多平淡。唯一的缺陷是死去的人是方志伟,按理说这首歌应该由他来唱,是死人唱给活人听,不过在唱第二节时,他又死皮赖脸的插了进来。事实上,活人写给死人的也不在少数,威廉·华兹华斯在爱人Lucy去世时也就了一首,名叫《A Slumber Did My Spirit Seal》,可惜这首诗没有谱成歌。

我并不认为从这部电影中获得了更多,相反它的单一性甚至给我带来了一种假象,这首歌是在恋人之间传唱的。我试着寻找克里斯蒂娜·罗塞蒂创作这首诗的背景,但是很不幸,没发现这是在哪位公子哥死了之后才写的。我查了一下,在亲人逝去的场合用这首诗的也是很多的,不过我个人保留纯情中庸的观点,诗可以用在任何场合,但歌曲只唱给恋人听。

五、
最后来听一下罗大佑的版本,这是与张艾嘉完全不一样的风格,罗大佑的那低沉的嗓音唱出的歌是暗黑色的,总让我有寻死觅活的冲动,而张艾嘉温甜的歌声则是淡蓝色的,轻快而又不失庄重,给人一种好聚好散的印象。以前我总认为其他所有卖力的翻唱都不及罗大佑一个轻松的定音开喉,但是这一次我不得不承认,罗大佑的嗓子拉低了水平,不是什么歌都得唱的黑沉黑沉的。

《歌》——罗大佑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一旦我不听张艾嘉的版本,就会发现罗大佑的很耐听,特别是长达半分钟的“啦啦啦”让人无法释怀,在某些转折处我甚至听到了哽咽的声音,他是在用生命唱歌啊,这是罗大佑给我上的魔咒吗?好吧,我不得不承认,这两个版本都十分好,我都极为喜欢。

王自如与zealer.com

一、
我从2011年开始关注王自如,那时他已经在youku上发布了两年的测评视频,包括iPhone在内的各种产品。我对他不了解, 只知道他是香港人,因此每次看他的视频,望见各种新潮的手机时心里都在默念「香港人真他妈有钱」。现在知道,他当年做视频时并不容易,自己在里面贴了十多万,负债很多,直到后来才渐渐有所好转,这一点感动了我。

王自如的测评很有特点,虽然不一定最好,不一定最客观,但他总是以一个第三方的观察者穷极一切手段试着将所有与产品相关的经经脉脉剥开呈现给观众,而不是硬生生的拆卸下一堆零件,写出参数报告,毕竟每一件成功的产品都有其独特的人文内涵。第一次看他的视频会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冲击感,各种繁缛的专业知识精巧的安插在对产品地道的分析中,使观者在不觉得乏味的同时也收货了大量的知识,逐渐培养一种更加高层的分析能力,而不再仅局限于计较相互剥离的外观、价格或者性能上。

另外一点,王自如是一个很坦诚的人。他不仅会持续发布测评,并且会专门抽时间来回答网友在微博上的提问,甚至跟网友聊聊知心话,这一点时常会感动我。虽然我常对自己说「面对这个世界,其实没必要板出冷冰冰的样子」,但我却很少做得到,希望在这点上我能够逐渐改变。

如果你对科技行业感兴趣,我认为你不应该错过他。

二、
事实上,这些并不是我要说的唯一,我还想介绍的是他的一个新网站:zealer.com。去年(2012年)上半年看了一个他的自述视频,他在其中坦白很想趁年轻去创创业,听到这当时我就笑了「创业岂是吃饭喝酒侃出来的,你只是一个做视频的」。到了下半年,zealer上线了,我心里一惊「还挺有干劲的嘛!」,但是我依然不看好,有那么多失败的例子摆在前面,往前人的尸体上磊尸体没有意义。

一开始我以为会搞出什么新花招,看了一会发现,依然是视频,依然由王自如进行测评解说,这不过是将Zealer的牌子挂在王自如的名字下面。在后续的节目里,他也试着为整个团队创造展示的空间,但效果并不好,因此还是走幕后大家参与,前台自如独撑的模式。不过,视频从来没有停止对观众大量灌输Zealer这个概念,好让大家时刻记住,视频是Zealer做的,王自如只是Zealer的一员。最近的一个视频“「ZEALER STYLE」magic cube”似乎得到了大家的认同,品牌此刻似乎也在悄然转移。

Zealer现在已经起航了,但朝着什么方向发展,其结果将会怎样,估计大家心里都还没底。面对Zealer影响力的崛起,我确实为之前的蔑视感到汗颜,尽管它算不上真正的成功。Zealer在介绍中写着“We are here to make the difference.”,因此我期待它有更多好的作品,并祝福它能够走得更远。

三、
最后,我想说明一点,成功需要的东西也许并不多,仅仅是爱上它,然后把它做到极致。